黑龙江投资建议联盟

又一家上市公司高层地震,参股P2P触雷,郎咸平父子也涉事其中?

董秘那些事 2020-04-28 00:50:33

图为电影《叶问3》宣传海报


导读

对于多事的资本圈来说,所谓的“高层地震”、“高层换血”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,背后的原因无非是金钱与权利的斗争。

但对*ST运盛(600767.SH)来说,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高管批量离职事件,却十分耐人寻味。

 这事件被股民骂作是“上市公司跑路第一家”,而且矛头直指正在发酵的“合拍贷爆雷”和“快鹿集团集资诈骗案”。 就连财经名人郎咸平和他的两个儿子也涉事其中?


1、高管批量辞职,或与“抽屉协议”有关

先来说下这家公司是不是想“跑路”?

事情要从2016年3月28日,盛运医疗(2017年4月21日变为*ST运盛)从一个名叫郭虹的自然人手中,收购一家名叫“哲珲金融”的公司10%股份说起。

哲珲金融是一家做网络信息借贷中介(P2P)的公司,旗下的产名叫“合拍贷”。

合拍贷以“上市系+国资系双背景”闻名(“上市系”即持股10%的盛运医疗,“国资系”即持股30%的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),其最大的股东是持股38%的郭虹。同时,郭红还是合拍贷的法人代表、财务总监。

本是一桩“医疗+金融”的转型佳话。可哪知一年后,因涉嫌“快鹿集团集资诈骗案”,合拍贷副总裁、郭虹的丈夫张金如居然被司法拘留了。郭虹因担心受牵连,于2017年5月17日远走香港,并利用职权带走了公司至少1000万元资金。

受此影响,已经第三次被提示退市风险的*ST运盛,股价暴跌。

5月23日,*ST运盛宣布停牌,并发布公告对合拍贷事件进行了陈述:“公司决定立即向相关司法机关报案。”而且,由于哲珲金融郭虹违反了不隐瞒与“快鹿”之间关系的相关承诺,“公司保留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权利。”

6月23日,*ST运盛董事长张力(未持股)、董秘姜慧芳(持5000股)、财务总监甘泉(未持股)三人同时提交了辞职信。

不就是投资失利吗?董事长、董秘、财务总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节点同时辞职呢?

从表面资料看嘛,可能跟一份“抽屉协议”有关。

2017年4月30日(也就是郭虹潜逃的前半个月),*ST运盛发布了2016年年报。年报显示,公司曾于2016年2月7日,在前前任董事长钱仁高的担保下,向哲珲金融借款6220万元。而这笔借款将在2017年5月7日(年报披露一周后)到期。也就是说,*ST运盛目前正面临这6000多万的还款问题。

关于这一借款,*ST运盛并没有在当年的半年报中及时披露,而是到了第二年发布年报、借款快要到期时才公布,实属“抽屉协议”。

更为重要的是,当年收购哲珲金融时,这家公司已经出现大量亏损、净资产为负。

       PS:根据当时收购公告,截止2016年2月29日,哲珲金融的净资产是2197万元,近两年均亏损。而且,*ST运盛在2016年报中,对其持有的哲珲金融10%股份计提了620万元的减值准备。

        由此可以倒推算出:哲珲金融在2016年收购日到年末共亏损了6200万元。减去2016年2月29日的净资产2197万元,这也就是说,哲珲金融2016年末的净资产是-4003万元。

那么,*ST运盛为什么要向这家资不抵债的公司借6220万元,一个月后,再以2900万元收购它10%的股权呢?

还有,借来的那笔钱,是自有合法资金,还是通过合拍贷平台获得的杠杆资金呢?

而今,郭虹已经违反了不隐瞒与“快鹿”之间关系的相关承诺,按照运盛医疗特意针对“快鹿”事件发布的《澄清公告》,*ST运盛有权利要求郭虹以不少于2900万元的自有“正当来源资金,回购当时受让的股权。

但是,随着郭虹的卷款潜逃,哲珲金融正面临高额负债和兑付危机,这一股权,该如何处理

与此同时,*ST运盛前任董事长、董秘、财务总监又选择选择在时间辞职,是否与“抽屉协议”,或者是还未落案的“合拍贷案件”有关呢?

图为2014年11月,合拍贷郭虹(左起第三)与财经学者郎咸平(左起第四)、合拍贷总裁郎世玮(左起第五)合影

资料显示,2016年9月28日,*ST运盛进行了一次股权变更,意图借壳的蓝润资产接棒前前任董事长钱仁高成为第一大股东。2017年2月28日,公司法人代表由钱仁高变更为张力。2017年6月23日张力等三人同时递交辞呈。

而今在*ST运盛的各大股吧,挂着一条犀利的帖子:

“运盛高层以更换法人为由,拒绝履行责任……作为一家A股上市公司,居然能明目张胆的用以合拍贷股东的身份,通过合拍贷为自己公司借巨款,请问,这是不是自融?”

是不是“自融”或者想“跑路”,这得监管层说了算。咱们作为吃瓜群众,还是且看且观察吧。


2、合拍贷爆雷,事牵郎咸平父子?

      再来说说这件事跟郎氏父子的关系。

早在去年4月,郎氏父子跟“快鹿”及快鹿旗下关联关系的消息,已经被媒体炒得沸沸扬。

        PS:《扣留一财记者,如此牛X的金鹿财行背后站着郎咸平和郎世玮?》、《郎咸平父子被指卷入快鹿风波 金鹿财行遭挤兑》、《幼子郎世杰任快鹿集团副总裁 郎咸平与快鹿关系几何?》、《“砖家”郎咸平再爆丑闻 继泛亚之后又替快鹿站台》诸如此类的报道,网上一波接一波。

虽然郎教授一再发微博,强调自己“从未给任何金融机构站台,也从未代言过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。”也一再强调其儿子虽然与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业务往来,但都符合国家法律法规,“他们从未参与金鹿财行以及快鹿集团旗下其他P2P平台的任何业务。”

但是,随着此次合拍贷”事件的曝光,另有一家跟快鹿集团关系密切的公司也浮出水面。

这家公司名叫“汉高新豪”,是合拍贷(哲珲金融)的第三大股东(持股20%),也是“郎基金ARCANECAPITAL”和“郎世玮”、“郎咸平”等商标的持有者。郎教授的大儿子郎世玮是该公司的总裁。


       PS:虽然汉高新豪的工商注册资料中并没有郎世玮的名字,但郎世玮曾以合拍贷CEO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,称自己是高汉新豪创始人、“郎基金”发起人。

       而且,工商注册资料显示,郎教授今年4月跟一家馨源公司打过官司,其中提到郎教授通过“儿子、儿媳控制的高汉新豪公司”向馨源公司借钱买古董的事情。

 

与此同时,郎世玮还是中金国创的CEO,也是此前合拍贷重点宣传的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。合拍贷也曾多次以“知名财经作家郎咸平到其平台考察”进行过大肆宣传。

工商注册资料显示,郎世玮任职的两家公司中金国创哲珲金融,实际控制人都是张金如郭红夫妇。

作为“快鹿诈骗案件”中的重要人物,张金如目前正被拘留。卷款潜逃的郭红除了一直隐瞒自己跟“快鹿”之间的关联关系外,还是上海郎财行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、上海郎财宝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监事

种种资料表明,郎氏父子跟张金如郭红夫妇之间的关系非常神秘。

据腾讯《凌镜》报道,郎基金曾与合作方发行过一个投资二级市场的类固定收益类产品“郎基金价值投资1号资管计划”,这一产品当时由哲珲金融担任投资顾问,并在哲珲金融平台上发售,这相当于哲珲金融为自家股东的资管产品募资。

不仅如此,据媒体报道,哲珲金融还跟与“快鹿”关联的融资平台东虹桥控股(后改名:中海投金控),存在复杂的关联关系。在这些复杂关系背后,张金如、郭红夫妇都扮演着重要角色。

       PS:从“金鹿财行”到“合拍贷”,郎教授多次到”快鹿”旗下问题考察工作的资料被媒体一再爆出。

再来看下,郎教授的另一个儿子郎世杰(Joseph Shie Jay Lang),从各种资料来看,他与“快鹿”的最大关联,在于同时控制了一家上市公司:大中华金融(431.HK)

港交所信息显示,郎世杰为大中华金融的控股股东。大中华金融曾于2014年11月21日宣布收购一家注册于开曼的公司“东方信贷”,这家公司旗下主要资产为上海新盛典当。

根据交易公告,新盛典当的控股股东为快鹿集团(持股83.13%)。但是透过一则“可变动权益实体合约”,其实际控制权和利益受益人被全部变更为上海佑胜投资。而根据大中华金融聘请郎世杰为非执行董事的公告,郎世杰正是佑胜投资的创始人、董事兼行政总裁。

也就是说,通过层层控股和关联交易,快鹿旗下已经“爆雷”的新盛典当,实际控制权和受益人都是郎世杰。

从金鹿财行,到东虹桥控股(后改名:中海投金控),再到合拍贷,郎氏父子跟“快鹿系”之间复杂关系被各大媒体一再爆出。

但疑点归疑点,是否涉及非法交易,也得由司法机构和监管层下结论。


3、快鹿玩砸《叶问3》,谁会是下一个爆雷者?

自2016年的《叶问3》票房造假风波以来,电影投资方施建祥的快鹿集团迅速引爆各大媒体。

从本质上来讲,快鹿集团过“金融+电影”资本运作,让旗下数十家关联的金融平台和影视平台形成复杂的投融资模式,使得“高票房”成为快鹿旗下多家上市公司拉升股票、各P2P平台获得收益的赌注。

据行业内人士介绍,票房的火热,在二级市场上,往往能带动关联上市公司股价的上涨;其次,随着影视众筹项目的增多,P2P平台兴起,互联网+金融也成为资本所垂涎的一块肥肉。

但无论上市公司的股价,还是P2P平台保证的高收益,基础都是电影本身的高票房。一旦票房失利,风险将向各方传导。

图为快鹿集团前董事局主席施建祥(右起一)与《叶问3》电影剧组合影

公开资料显示,电影《叶问3》的资本运作,涉及十方控股(01831.HK) 、神开股份(002278.SZ) 、东虹桥金控、合禾影视、麒麟影业、金鹿财行、当天财富、当天金融、中海投金融等数十家公司。

目前,涉案的多家P2P平台已经被查处,十方控股、神开股份两家公司的股价也一路暴跌。受到余震影响的*ST运盛也有退市风险。

而今正处“实业+金融”的转型热潮,“快鹿”只是众多P2P诈骗案件的其中一起。从“泛亚”到“e租宝”,近年已经有上百家互联网金融平台被查处或“自爆雷”。

那么,谁会是下一个“爆雷”者?

END

Copyright © 黑龙江投资建议联盟@2017